普遍存在的误解之到了国外就好了

2014-04-22 17:22:26

   预告

  不少中国家长都觉得,孩子到了国外,学习压力没有国内这么大,心情会好起来,成绩会好起来,人生也会好起来……

  忠告

  在林肯公立高中任教的方帆老师接触过不少中国的小留学生,他的结论是国内家长认定孩子到了国外一切都会蛮好的观点太过主观了。他说:

  根据中国台湾在美国的“办事处”吉卜赛人统计,中国台湾到美国中学留学的小留学生,有7%的人有参加帮派、吸毒、吸烟、非法赛车、逃学等问题。中国大陆的小留学生远远不如中国台湾来的小留学生人数多,目前还没有任何对他们在美国情况的系统研究。中国和美国不同的教育制度,以及家长对孩子不同的教育哲学,决定了把孩子送进美国学校就读的中国家长要付出非常多的精力,去了解孩子的学校、孩子的学习和孩子的情感发展。在美国不仅公立和私立学校的系统不同,甚至公立学校之间,甚至同一个城市、同一个级别的公立学校之间都有非常大的不同。把孩子送到美国,然后父母在国内“遥控”的办法,是相当危险的。

  这么说或许还太过抽象,方老师讲了几个实例。

  实例一:上锁的日记。

  小留学生小雅,父亲在香港,每年飞到美国两次探望女儿,平时寄养在伯父家。方明老师说:

  父母不在身边,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上的寂寞。亲戚的家虽然好,但总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尤其伯父家有两个堂弟妹,经常在跟她争吵的时候就说:“你不是我们家的,住在这里干吗?”让她倍觉伤心。

  方老师说,小雅上他的中国语言课没几天,就交了一本平时锁在抽屉里的日记给他。在日记中她说平时在伯父家,伯父母只是关心她有没有吃饱穿暖,另外就是对她跟同学的交往盯得死死的,每天都接着她放学上学。看见她跟男生说话,就马上审问她,那个男孩子是什么种族的人,家里是做什么的,住在什么地方等等,好像第二天她就会跟那个男生私奔似的。可是,她希望能跟一个成年人交流思想,有什么委屈,有什么欢乐,有什么悲伤,有什么学习上的新闻……能跟大人分享。从前,父母在身边,她可以跟父母分享、交流,岢是,现在父母不在身边,而伯父伯母有自己的小孩,而且他们的工作也非常忙,她的情感上面的需要,完全没有人过问了。

  小雅把她想说的话,都对着日记本倾诉,然后又交给了方老师,让老师分享她的喜怒哀乐。方老师经常给她写回应,有提建议的指导,有同情的感叹,有关切的叮嘱……这一本互动日记,让小雅的生活有了意义。小雅说:“唉,要是我的伯父伯母有老师您一半开通就好了!他们一看见我跟男生说话,就觉得我会嫁给那个人似的,怎么会那样呢?”当然,小雅需要的是能倾听她苦恼的父母,而不是老师。可是,作为小留学生,她无法得到父母在情感上的关爱,只好向老师求助了。

  方老师说,幸好,小雅是个自律性非常强的孩子,在高中的四年里,有三年她都一直跟着上他的语言课,毕业以后,她如愿回到了香港升学。“我再也不想当留学生了。”她在最后一篇日记上对老师说。

  方老师最后说:“在情感上无法得到父母关爱的小留学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小雅那么幸运。

  实例二:高一的女孩。

  方老师认识的另一个小留学生。叫怡薇。怡薇的父亲曾经在美国留过学,取得了学位回国经商,是个拥有高学历的成功商人。他觉得假如等怡薇高中毕业以后才到美国来读大学的话,英语能力可能就无法过关了。所以他决定让怡薇初中一毕业,就到美国来读高中一年级(也就是美国的九年级)。

  怡薇的监护人是她爸爸从前在美国留学时的同学,学教育的,后来也转行经商,同时也是她爸爸现在的生意伙伴,可以提供给怡薇优裕的生活条件。

  怡薇的英语不算好,所以校区的学生分配中心将她分到了一所专门服务新移民高中生的高中学习。这所高中有提供让新移民尽快适应美国的公立教育的双语课程,这一切都让怡薇的父母和监护人非常满意。既然是新移民的学校,怡薇很快就交了些同是新移民,甚至同是小留学生的朋友。半年以后,怡薇在新移民高中“毕业”,被分配到方老师所在的加州旧金山林肯公立高中。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京ICP备11016124号-6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0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